Posted on

马可·波罗的中国爱情
近读黄华旗新著长篇历史小说《马可·波罗与中国公主》,深有感触。当今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合作走向深入,每每令人想起在中国家喻户晓的马可·波罗。此书贴近历史,生动讲述宋末元初的风云际会、兴衰更替以及围绕东西方贸易、文化交融的故事。

  作为威尼斯商人、旅行家,1271年,17岁的马可·波罗与其父和叔叔开始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探险之旅。有“世界一大奇书”之称的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向整个欧洲打开了神秘的东方之门,成为人类史上西方人感知东方的第一部著作。

  历史学家黎东方说过,元朝的历史最难读,也最难写,最难细说。打开《马可·波罗与中国公主》前,对黄华旗能否驾驭这样有分量的题材有过担忧,细心展读后,方知他采用了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”之法,全书以爱情为主线,讲述马可·波罗与阔阔真公主的情感故事,同时穿插各种趣闻,叙述了航海、海洋、港口、地理、气候、动物、植物、中医、中草药等科普知识,读来兴趣盎然。

  通观全书,作者截取了一段史实:1292年春,马可·波罗与其父和叔叔受忽必烈皇帝委托,亲率一支庞大的船队,从福建泉州港出发,护送阔阔真公主去万里之外的伊尔汗国与阿鲁浑汗完婚。在长达两年又两个月的航程中,马可·波罗与阔阔真公主萌生了朦胧又强烈的情感。航行中,马可·波罗向公主及随员讲述种种奇闻逸事。全书围绕爱情主线、趣闻副线,用章回体交叉进行。一个是高贵公主,一个是全权使者,身份悬殊,地位高下,他们能绽放爱情之花吗?

  小说细说而非戏说,这是黄华旗创作的原则。他的细说,体现深入浅出、契合于大众阅读的通俗性。其写作方法采取“观其大略”,而不是“务于精熟”。这些不能临阵磨枪、寻掇捃摭,须出于自己的史学与科学素养,由而左右逢源、曲汇旁通,因而需有深厚功底,取这一朝代的重要事件、主要人物,缕而述之,治棼理丝,串置散线,以成规模,这可从作者所写的附录中寻觅轨迹。重要的是,我们看到黄华旗在写作中,大小自如不拘泥,扣住主题得要领,他的依据,是写历史小说在于明源流演变,据以为论,不落窠臼,不显空泛。他按历史事实去写,不造作,无虚饰,放得开,收得住,坚守了一个作家严谨又富想象的能力与态度。

  读此书,很像吃一串冰糖葫芦,竹签串的是马可·波罗与阔阔真公主的爱情叙事,冰糖葫芦便是各种琐闻佚事。尽管小说尚存情节罅漏,但对马可·波罗打通东西方文化交流之举由衷敬佩。

  管志华 【编辑:王诗尧】